为爱走天涯(下篇)‧边旅行边当义工‧刘燕虹愿常伴孤儿

为爱走天涯(下篇)‧边旅行边当义工‧刘燕虹愿常伴孤儿旅行,固然令人快乐,但若能在旅程中加入“助人”的行程,如在外地的孤儿院和老人院等当义工,相信会获取更多的喜悦和感动。经常一边旅行一边当义工的刘燕虹,深切期盼更多人认同上述想法,并呼吁大家在规划旅程时,把当义工的环节也加入行程内,让自己在充电的同时也能帮助他人。这样一来,除了旅人本身会因为心灵丰盛而感到愉悦,同时,受助者也会因为受到关怀和扶助而感到欢欣。“你快乐所以我快乐。”刘燕虹是如此的相信着。刚踏入三十而立之人生阶段的刘燕虹,本是一个爱好旅游的旅人,而她自学院毕业并踏入职场后,就开始抽空自助旅行。她说,在踏足欧洲、亚洲和东南亚各地后,她希望能够给自己一份礼物,所以,她选择到尼泊尔展开一趟义工之旅。没想到,她第一次踏足尼泊尔,就让她遇上了当地历年来最严重的地震。“在欧洲旅游时,我就曾想在旅行期间去担任义工,但我最终因在网络上搜寻不到相关资料而作罢。”在返回马来西亚后,她即决定到尼泊尔一圆义工梦。今年3月,她提着简便的行李,即飞往尼泊尔一家孤儿院当义工,并以打工换宿的方式,在那里逗留一段时期。“当时,我打算在结束义工之行后,即从尼泊尔入境印度展开朝圣之旅。那是我第一次到尼泊尔,且第一次当义工,同时也是我第一次遇上严重地震。”服务孤儿院遇地震在那一趟义工之行中,她先后在两家孤儿院担任义工,这两家孤儿院分别坐落于古城巴克塔普尔(Bhaktapur)和靠近国家公园的绍哈拉(Sauhara Park)。她先在巴克塔普尔逗留一个月,过后再到绍哈拉继续当义工。地牛于4月25日翻身时,她正在绍哈拉的孤儿院服务。回想起当时的情况,她说,地震发生时,虽然她感觉到四週在晃动,但因她之前不曾经历地震,所以,她起初以为是附近兴建房屋的工程引致摇晃感,直到另一名义工指是地震来袭后,她这才恍然大悟。“不过,由于我们当时身处平原地区,所受影响不大,所以,我们也不会感觉害怕。”地震发生两週后,她即履行早前的承诺,重返巴克塔普尔探访较早前曾服务的孤儿院,这时,她才惊觉地震的严重性。“那时候,我才看到地震的破坏力,当地几乎70%的老屋子都被地震毁坏。”尼泊尔于今年4月25日发生的8.1级地震,是自1934年后最强烈的地震,当时有七千多人在地震中丧生。母逝世后踏上旅程刘燕虹披露,她是在26岁那年,妈妈去世后开始踏上旅程。“妈妈去世前,我体内也有些叛逆因子,但是毕竟还是会顾虑到家人的感受,还是活在家人的期待里。直到妈妈生病,并在四十多岁的壮年时期病逝,我才开始去想生命的意义。”妈妈去世后,她深刻地体会到“人生无常”这四个字。她说,妈妈生病时,她就辞掉工作,想要全心全意照顾妈妈,无奈妈妈在不久后便离世。她在自我沉澱后,即毅然提起行李,和朋友结伴到印度,并在当地逗留3週。而她返马两週后,便又再次启程,到澳洲边打工边旅游,这一次,她在澳洲逗留了半年。她自澳洲返马3个月后,再次背起背包出走,并带着打工旅游所赚取的澳币2000元(约6200令吉),只身飞往欧洲。过后,她在欧洲逗留约一年,其中半年是在英国度过。曾赴澳打工旅游回想当年独自外闯的经验,刘燕虹也承认自己确实很勇敢,一再只身到国外去闯蕩。庆幸的是,家人相当信任她,让她可无后顾之忧的游走于各国之间。“现在回想当时的情况,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,可以就这幺出去闯。”不过,她在澳洲打工旅游时,曾遇上一些年纪比她小,但却为了圆梦而心甘情愿在当地从事沉闷的清洁工作的男女。“他们一直都很坚定地朝目标前进,当时,我就想,既然别人做得到,那幺,我也做得到。”她很感激哥哥对她的信任,并放心让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。“哥哥应该很了解我这个妹妹,他知道我是一个想做就去做的人。”游欧一年遇贵人旅途中最美丽的风景是人。对旅人来说,这句话应该很有共鸣。刘燕虹在欧洲的一年里,有半年是在英国逗留,但她留英的那段日子并不如意,生病加上工作的不顺利,让她陷入低潮里。不过,她在瑞士、西班牙等国家打工换宿时却遇上很多贵人,有者主动载送她,有些东主则因为担心她会冷而送被给她,这些人士的热情、细心和体贴,让人在异乡的她倍感温暖,也让她在英国遭遇的种种不顺利,因此化作美好记忆里的一部份。“虽然我在英国过得很不如意,但我在其他国家却过得很好,所以,我觉得`老天是公平的’。”她说,她是在踏入社会工作后才展开背包旅行看世界的旅程。“还记得第一次背包旅行是和表姐去印尼峇厘岛,当时有一个外国人对我说,如果你第一次背包旅行的经验是好的,那你就会一直走下去。或许真的是因为这样,所以我一直都在背包旅行。”她不喜欢走马看花的行程,反而常常挑那些别人口中鸟不生蛋的地方去,她说,她特别喜欢历史文化丰富的地方。当时,基于工作的关係,她无法请假太久,所以,她每次只能抽出四五天的空档去旅行,也因为时间不长,她只好选择到东南亚国家旅游,过后,她才逐步把旅游地扩展至亚洲地区。照顾孤儿如重返快乐童年对许多人来说,旅行是稀鬆平常的事情,也是一个休闲以释放压力或为己充电的方式,刘燕虹则希望,更多旅人能在旅程中加入义工行列。“在担任义工时所学到的,是无法用金钱去衡量的,我希望大家在旅行之余也可以试着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有需要的人。”忆起那段在孤儿院与孩子作伴的日子,刘燕虹彷彿回到了童年时单纯无忧的快乐时期。“尼泊尔的孩童因为贫穷而面对物资匮乏的情况,而且还时常面对停电的窘境,所以,他们每天晚上很早就上床睡觉。对他们来说,只要带他们搭巴士到附近的地区如加德满都走走逛逛,就已经可以让他们很兴奋。”她指出,孩子们脸上纯真的笑颜,以及充满期待的眼神,反映出他们对世界单纯的想像,这其中并没有太多杂念,有的只是他们对世界的美好期待。孤儿送画珍惜收藏在担任义工的日子里,刘燕虹除了帮助年迈且健康不佳的院长处理一些事务,很多时候,她都在陪伴孩子。“由于不时有义工到当地服务,因此,当地孩子们对义工相当熟悉。”在和孩子相处的时候,她选择用纸笔来与孩子沟通,一些会说简单英语的孩子也会在纸上画图送给她,她说,她都会很珍惜地收藏这些图片。“我想多了解他们,所以,我有时会让他们写下自己喜欢的东西、食物或国家,然后就会发现,孩子们很直接地写下他们所知道的。比如,有一个孩子很喜欢一位来自法国的义工,结果,他就写他最喜欢法国,其实,他根本不了解法国,他只是因为他喜欢的那位义工来自法国,而跟着`爱’上法国。”她非常喜欢孩子,所以她才会选择到孤儿院服务。“尼泊尔有很多孤儿,有些是因为家里养不起而被送去孤儿院,有些则是因为爸爸出国工作后再也没有回家,单亲妈妈无力抚养孩子,而把孩子寄放在孤儿院里,但大部份孤儿都是因为家境贫穷而被送往孤儿院。”留尼泊尔为陪伴灾民尼泊尔于今年4月发生严重地震后,有些义工选择回国,但刘燕虹却决定留在当地,一来她想继续自己原先订下的朝圣之行,二来她想留在当地陪伴灾民。对在当地旅游的外国人来说,在地震发后离开当地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但对许多尼泊尔的人来说,那里是他们的家,他们不可能因为发生地震而离开家园,在无奈之下,他们也只好依靠宗教信仰的支持,继续留在当地生活。“当地孤儿院的一名邻居告诉我,当地震发生时,任何人的生命很可能就这样结束,这是我们没办法也不能做甚幺的时刻。”“地震发生前一週其实是尼泊尔的新年,当时,当地人都还很开心,但一週后却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,使得人人生活在恐惧里。”地震发生后,她感到无比心痛,而在尼泊尔当义工的日子里,她也遇上不少善良的人。“我在当地逗留期间,便已发起筹款活动,希望可以为灾民筹措一些款项,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。”盼将见闻结集成电子书刘燕虹说,她早前曾通过社交媒体发起一些活动,希望能藉此帮助尼泊尔的孩子渡过难关,而她接下来将会把通过活动所筹获的款项送到尼泊尔。她也希望能把她在尼泊尔的所见所闻结集成电子书,以与更多人分享。“我过去都是在社交网站写下这些真实的故事,有人鼓励我把这些故事分享出去,或许这就是我应该去做的事情。”未来,她希望有机会到非洲包括南非,她指出,无论是到非洲旅行或担任义工,对她来说都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。“我从旅行和当义工的过程中学到很多,而这些学习也丰富了我的生命。背包旅行和打工换宿让我更容易和陌生人交流,而担任义工所带来的喜悦更是金钱所买不到的。”/副刊‧报道:何欣瑜‧2015.12.22
上一篇: 下一篇: